在孟州救武松的叶孔目作者既说他是忠直仗义又骂他为“赃吏”

历史名将 2020-11-16171未知admin

  经过和(明军、群盗、荷兰海盗集团)的厮杀,郑氏集团在血和活的包围中下来,一跃成为东亚赛区的海贼王。

  水浒中大多数人的形象比较明确,或正,或邪,或平常,而有一个人,却得到了作者矛盾的两个评价。他就是曾在孟州救过武松的叶孔目。

  张都监为了武松,做了一个,把武松骗了,以犯的把武松到孟州知府的大厅,并派人去对知府说了,押司孔目上下都使用了钱。这其中当然包括叶孔目,也收了黑钱。但叶孔目与众不同的地方是,收了钱却不办事,拿了张都监的钱,却不按张都监的意思办事。因为张都监要直接判武松,这个真不行,偷东西,判不了。如果上级查下来,要负责任,叶孔目是有底线的人。

  经过两次失败以后,孟明视不敢象过去那么自负、任性,也不敢再轻敌了,而变得老练一些了。他开始注意国家,关心老百姓的生活,重视每一个兵士的作用。他把自己的所有家产和俸禄都拿出来,送给阵亡将士的家属;他跟士兵们一起吃粗粮、啃草根;他每天训练兵马,埋头苦干。这年冬天,晋国联合了宋、陈、郑三国打到了秦国的边境。孟明视命令将士只许守城,不许出击。晋国人一再挑战,他不予理睬;晋国人把秦国的两座城都夺去了,他还是照样一声不吭地训练兵马。秦国人气得摩拳擦掌要跟晋国人拚个你死我活,也有人骂孟明视是胆小表,要求秦穆公另选良将。可是秦穆公心中有数,仍然不调换这位接连三次打了败仗的将军。

  施恩找到他朋友康节级,康节级说了实话,我们都接了他钱。现在只有叶孔目能救武松。施恩找了一个与叶孔目关系好的人,让他送给叶孔目一百两银子。叶孔目收了银子。叶孔目本来就知道武松是好汉,是被张都监,就算是真偷了东西,也不是,把文案作得轻些。又拿了施恩这一百两银子,进一步为武松。

  在当时,孙权大乔的美色占为己有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。毕竟当时,孙权初登大位,对于这种明白人,在当时巩固自己的最为重要,而且还有张昭这样的顾命大臣时刻盯着孙权,孙权不会为了一个妹子而被所唾弃,自毁前程。同时,大乔作为孙策的女人,为了孙策以及孙家的名声,孙权极有可能不允许大乔改嫁的,所以,现在很多人认为,大乔可能守寡终身。

  作者写了一首诗:“赃吏纷纷据要津,公然白日受黄金。西厅孔目心如水,不把作贼心。”这首诗很有意思,前两句是赃吏,为谋,不惜徇私枉法,后两句是赞美叶孔目廉明。但有意思的是,叶孔目既是被骂的,又是被赞美的。因为他既接了张都监的银子,又接了施恩的银子,吃了原告吃被告。

  3月24日,省委、省长刘奇在井冈山调研时,偶然间读到《红色家书》,让他爱不释手、动情落泪。刘奇在基层和机关调研走访时,数次引述陈觉烈士的故事,向全省干部推荐《红色家书》一书,并发出召:“每位同志都要认真读一读红色家书”。

  崇祯十七年(14年),南明弘光帝追补开国名臣赠谥,冯胜获赠宁陵王,谥“武壮”。

  张都监为了害武松,又一次给知府送钱,知府也要害武松,可叶孔目对知府说出了内情,知府想,你都监得好处,我替你,我才不这么傻呢。最终他判了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,刺配武松,这样对于张都监来说,还有机会杀武松,对于施恩来说,也算可以,因为他知道武松的能力,要在半逃跑不是难事。

  最后我们来看一下这位叶孔目,他是真正的赢家,钱得到了,名得到了,上级要是来查,他判的案子量刑适度,上级认可叶孔目,武松本人也感激叶孔目,施恩也感激叶孔目,这事办得也太了!

  叶孔目的成功之道是:黑钱、白钱,我都敢要,但不会被钱左右自己的原则。双方都不送银子,叶孔目也是大体这么判,全都送,还是这么判。因为事实上就是这样,尊重事实,不能被钱左右自己,至于钱,像这种情况的,张都监的钱本来就是干净钱,不要白不要。要了也是白要。

原文标题:在孟州救武松的叶孔目作者既说他是忠直仗义又骂他为“赃吏” 网址:http://www.hzxfysh119.cn/lishimingjiang/2020/1116/23750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八合历史网 www.hzxfysh119.cn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